又闻蝉鸣

发布日期:2019-11-15 10:41:20文章来源:

朱金贤

再次听到蝉鸣,时光似乎过了很多年。久闭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我们太容易忽视来自大自然的声音。

前几日,我在南方某城市参加培训。那里地处郊区,绿草绿树,阳光也多了一些闲适安然。那些绿色把酒店掩映在一片苍翠中,让我能在城市里触摸大自然的心跳。午后难眠,我无意间闯入酒店的后花园。这是一个很狭小的花园,草盛树密,几十块青石板环绕成一个椭圆,依偎着泥土兀自寂寞。花园里没人迹,唯一的一张石桌布满灰尘。蛛网在树枝上不知沉寂了多少年,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昆虫在绿叶上安睡。

最寂寞的地方最富有生机。鸟雀声、鸣虫声此起彼伏,惊醒了大地,淹没了树海。在那些喧闹而杂乱的声音中,我能清晰地分辨出蝉鸣的声音。循着声音,我却无法找到鸣蝉,它们不惹眼的身躯与灰色的树干融为一体,化作茫茫时间和空间里的一粒尘埃。

在遥远的城市,这蝉鸣声突然打开了我遥望故乡的心扉。高蝉余音,洞穿流水般的时光,把我带回昔日的小山村。山村的蝉鸣,远比城市的热烈和荡气回肠。每年夏秋季节,漫山遍野都是蝉的领地,嘹亮的声音南北起伏,忽高忽低,如歌声绽放。穿梭丛林间,蝉鸣山更幽。树枝投下婆娑的影子,微风撩动疲惫的脚步。

朴实而忙碌的庄稼人,是无心惊扰这山野精灵的。顽皮的孩子,对蝉充满好奇,总想捉几只来玩弄。一群小伙伴循着声音,搜寻蝉的踪迹。低处的蝉,往往人未靠近便“扑哧”一声飞走了。高处的蝉,也沉默下来静观其变。有几人爬树利索,待爬到高处时已不见蝉的踪影。偶有几只反应迟钝的蝉,便成了孩子们的玩物。

很多年了,我没再见过蝉,那些捉蝉的孩子已不再少年,但我的耳畔依然会响起蝉鸣声。我想,这种季节性的幻觉大概就是乡愁吧!无论走多远,我们的内心都藏着故乡的声音。我心绪难平,尽管依然看不到蝉的影子。我想,其实每一只蝉都是值得尊重的,它们历经漫长的岁月破土而出,在短暂的存在里,用生命发出自己的声音,不在意世人是否欢喜。而人也一样,一次次从泥土里出发,去体验生命的斑斓。

编辑:孔令军

顶盛体育注册-西班牙甲级联赛-全球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