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歌者

发布日期:2019-11-19 14:55:46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韩卫贤

满天的繁星,你甚至能清楚地分辨出它们是蓝色还是紫色。小村庄变成了一个个黑影,显得特别安静。村中的一小片空地上,全村的老少爷们或蹲或坐,烟火一闪一闪的。他们正在享受着自己的艺术。这是一些古老而简单的说唱艺术:花灯或者山歌。关于它们名称由来、起源和发展,是文艺学家和民俗学家的事,这儿没人管它。忙碌了大半年的春种秋收都过去了,该歇一会儿啦。

表演者坐在场地中央的小马扎上,通常是一男一女,也有一个人的时候,男人的声音粗、低、干,女人的声音细、高、润。在这种奇特而和谐的对称中,他们演绎和传播着永远的英雄美人、奇闻异事。这就是我们曾经见到的乡村歌者。

每年秋收以后的这段农闲时节,这些乡村歌者便在家乡滇东北的高原上,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也没人知道他们从哪儿来,又要到哪儿去。为了生活,为了爱情,他们背井离乡,身心都经历了数不清的磨难和创伤。广阔的高原容留了他们,给他们提供了施展才华的舞台,也逐渐培育了他们广阔的胸怀。虽然遍体鳞伤,脸上却带着藐视的微笑:他们本身就是一出戏或一首歌。

我不懂音乐,我的父老乡亲们大多也不懂音乐。但我们能听懂乡村歌者,能听懂他们的花灯和山歌,我们为其中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而感动。从职业的眼光出发,这种艺术显得很粗糙,很简陋,但是人们不在乎。他们为什么要在乎呢?

我不知道这些质朴善良而又带着一些江湖气的乡村歌者有没有读过书、上过学,他们那一套套的东西又是从哪里来的。但我一直认为,他们都是真正的艺术家,花灯和山歌也都是真正的艺术。艺术只能是传递心灵的感动,把那一瞬间的震颤永远固定下来,使你在多年之后仍能清晰地触摸得到它。随着艺术手段的发展和传播水平的提高,现在我们可以轻松欣赏到任何高水平的演出。但这种感动有时却成了一种奢侈品,我们已习惯于优秀的艺人表演着不同的喜剧和悲剧。

在这种时候,我更加怀念那些乡村歌者。但是他们正在逐渐变为一种历史的记忆,生活富足了,挣钱的门路多了,年轻一代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什么叫花灯和山歌了,

我的乡村歌者已成为日渐遥远的绝唱。

编辑:孔令军

顶盛体育注册-西班牙甲级联赛-全球赞助商